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新闻国内正文
冯远征:受疫情影响演出市场遭打击 需重新培养积累
澎湃新闻2020-05-20 17:38:000阅

原标题:对话冯远征委员:受疫情影响演出市场遭打击,需重新培养积累

作为深受老百姓喜爱的“老戏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队队长冯远征自履职全国政协委员起,一直是媒体追逐的人物。他提出的科学规划使用国家艺术基金、戏剧教育进校园等提案曾引起广泛关注。

这两年,冯远征关注国家艺术基金的投入和使用。2018年他建议国家艺术基金成立剧本创作专项基金,注重编剧队伍的培养,摒弃浮躁,保持写作的原动力,打磨艺术精品。去年年底,冯远征的建议率先在北京“落地”,北京艺术基金专门建立了一个平台,以帮助剧本的创作。

“我得知这个消息很兴奋,对方告诉我,我的提案起到了非常关键性的作用,这对我而言是一种激励。”冯远征表示,后续他的提案还是会更多关注艺术文化界,专业人做专业事,因为对这个领域熟悉了解,提案就会更加扎实。

5月18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队队长冯远征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没想到疫情对文化艺术产业冲击这么大,所以自己原定的提案在3月份做了调整,今年会重点关注疫情后演出市场的恢复情况,以及新文艺群体的未来发展状况。

受疫情影响,演出市场受到摧毁性打击

澎湃新闻:您今年带来了哪些提案?

冯远征:今年准备了两份提案,一份是关于如何恢复演出市场的提案,疫情对于行业的打击非常大,希望国家能够出面救场,出台一些相应的优惠政策。第二份是关于新文艺群体的,近年来,体制外的新文艺群体逐渐受到各方重视,但在权益保障方面推进还是相对缓慢,职称评定等方面都还没有落实,这个也是我比较关注的方向。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想到临近两会来换提案?

冯远征: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知道疫情很严重,但并没有意识到会持续那么久,大概是3月份准备复工复产之际,我才真正感觉到了整个市场在今年会都很难。通过各个渠道发现今年演出市场也是受到摧毁性打击,各类演出一再取消推延,有的演出公司濒临破产,整体情况不乐观,所以觉得自己有责任要结合自己的领域针对疫情来做一个这样的提案。

澎湃新闻: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近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抽样调查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2万余场演出,直接票房损失超过20亿元,从数据可见演出行业受到的冲击很大,给我们介绍下您调研的具体情况?

冯远征:其实前几年整个演出市场都还算比较繁荣的,无论是国营还是私营,大家都很看好这个市场,但今年的疫情,基本是把演出市场摧毁了。以我们北京人艺为例,今年上半年的演出计划都无法按计划推出,票房基本属于零收入,整个单位损失非常大,但我们是国家拨款,基本工资可能还有些保障。

对于私营的演出公司而言,疫情期间的打击是致命性的。据我了解,北京总共有将近10000家演出公司,其中私人公司占80%,他们都面临很大困境。比如,去年订的合同今年全部被取消,而且上半年的演出场次取消后,靠下半年是很难补回来的,几乎所有新项目都处于停滞状态,零收入的状态下还要承担办公房租等成本压力。现在下半年什么时候复工也未知,基本是要重新开始培养积累了。

“线上演出”仍需探索

澎湃新闻: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免费“云剧场”、“云演出”、“云艺术”等在线演艺成为很多演艺机构的应对之策,您觉得这会是一个发展方向吗?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冯远征:这肯定是个发展方向,网络发达以后,大家会把一些新鲜的东西放到网上去,但是电影院和剧场演出也是必须存在的,线上线下的体验感是完全不同的,目前的线上演出其实只是无奈之举。而且有一些网络技术、是否收费等问题都没有解决,线上演出不可能永远免费,如何做好和利用好这个资源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澎湃新闻:您一直都关注国家艺术基金的使用,这次提案是希望国家出台一些优惠政策来助力演出市场,也是和国家艺术基金有关吗?

冯远征:是的,之前我有提到在国家艺术基金的使用方面,不要把项目资金一次性投入,可以考虑成立剧本创作专项基金,剧本做好了再往下推行,做不好其实也只是花一个剧本的钱。

这次两会提案仍然围绕国家艺术基金的使用,主要是希望利用国家艺术基金来救市,因为国家艺术基金本来就是服务艺术市场的,现在市场不乐观,可以考虑特事特办,从中拿出大部分或者全部资金再做一年的市场。目前,有很多好的项目排好了但没有上,如果再做新的项目,之前积压下来的一些项目得不到演出,就有些资源浪费了。但具体资金怎么用?用在哪里?如何救市?还需要具体出可行性方案来核算。

建议出台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审制度

澎湃新闻: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文化领域新业态、新模式和新兴组织形式不断涌现,网络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被称为“新文艺群体”的新兴文化力量也日渐活跃,且影响力日益广泛。您前面提到,这个群体的职称评定也是您近些年比较关注的,为什么想要就这个问题来拟提案?

冯远征:出去拍戏的时候,身边的朋友,绝大多数人都属于新文艺群体。他们大多毕业于专业院校,有着扎实的专业能力,为社会做出了很大贡献,但由于在体制外,没有职称评定,上升通道狭窄,而且出去讲课、一些活动都没有资质,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所以建议出台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审制度,将新文艺群体的职称评审,纳入到现有职称评审体系中来,尽快打破壁垒,畅通人才渠道,让他们得到该有的认可。

澎湃新闻:今年是您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履职的第三年,您第一年的时候提到“履职不简单,要多学习”,现在的感受如何呢?

冯远征:现在可能更知道作为一个政协委员,你的职责是什么了。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专业人做专业事吧,自己一定要成为专业人士,在生活或者工作中调研的时候,发现问题才有能力去做。而且现在更多的会主动思考,在生活里也是比较敏感,遇到问题会思考是否关乎到老百姓的公共利益,有没有必要做提案,总之,还是一定要持续学习。

责任编辑:朱学森

标签: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新闻国内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